成為會員用戶行業資訊精彩不再錯過! 請登錄或者注冊
如果你已經是會員,請在這里登錄。
登錄后您可瀏覽更精彩內容!
帳號:
密碼:
 
登錄為會員用戶,您可以:
· 海量瀏覽閱讀創業、管理、營銷、職場動態
· 無限制下載資料文獻
如果你已經是會員,請在這里登錄。
登錄后您可瀏覽更精彩內容!
注冊郵箱:
輸入密碼:
確認密碼:
 

搜索
行業首頁 工業 礦業 農業 服飾 科技 旅游
您的位置:首頁 >> 行業資訊 >> 工業 >> 北京的哥:想和過去賺得一樣多 就得拼命跑

北京的哥:想和過去賺得一樣多 就得拼命跑

  • 發布日期:2015年07月27日
  • 編輯:tuhuan
  • 出自:京報網

   曾經讓許多出租車司機稱贊的打車軟件,如今讓他們又愛又恨。提起專車、快車、順風車,許多出租車司機脫口而出“干不動了”。7月14日至7月21日,中國青年報記者歷時1周,在北京飛機場、火車站、高校等一些區域,對31名出租車司機進行了隨機采訪。許多出租車司機表示:活兒越來越不好接,收益越來越少,想和過去賺得一樣多,就得減少休息時間。

   7月15日晚上8時左右,在中央民族大學附近的一家面館,馮和良(化名)點了一盤炒面、一瓶北冰洋,這份15元的晚餐,他三口兩口吃得凈光。作為北京市一名雙班倒的出租車司機,馮和良從早上5點上路,已經連續工作了14個小時。坐在記者對面,這位身高1米8左右的壯漢難掩疲憊。面館門口,停著馮和良所在的銀建出租車公司的車,之所以選擇這家面館,馮和良看中的是門口可以免費停車。

   這是馮和良開出租車的第四年,比起在小區、酒店門口趴活兒,他更愿意出去“掃街”,但是現在“掃街”的時間比以前多了。“以前干累了還可以隨時休息,現在不行了,休息多了收入就少了,如果想和以前賺得一樣,我就得緊著跑”。

   讓馮和良這么“馬不停蹄”的原因是專車、快車的出現。“現在不是一個兩個司機說不好干,是普遍認為不好干。”馮和良告訴記者,他身邊很多司機師傅都想轉行了,認為開出租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。“以前早晚高峰的時候都是一車難求,在路上跑的車都是拉著人的,來一個車乘客要搶著才能上,現在早晚高峰空跑的時候很多,空駛率很高。”馮和良抱怨,“客人都被快車、專車那些軟件分走了。”隔壁桌的出租車司機陳煒(化名)一邊吃著青菜炒米粉,一邊向記者抱怨這幾個月自己的“錢包”癟了不少。“現在一整天忙下來,還沒有以前拉得多。刨去份兒錢,我原來一個月干好了能掙五六千元,現在只有三四千元。”陳煒說,現在在街上掃活兒的時候,明顯感覺招手的乘客少了。“我一天最多干17個小時,再多我干不了了”。收入下滑讓陳煒越發精打細算,“我出來一天要在外面吃兩餐,加起來也得40元,還不敢喝什么飲料,半個月下來,就得五六百元。”“那些打車軟件怎么都不被關閉呢?乘客都不打我們的車了,我們很受影響,很多人都不想干了,好多司機都這樣。”陳煒說。“不想干了”,變成這幾個月里越來越多的出租車司機的口頭禪。

   在首都機場2號航站樓附近,從天北路東口起始,長達2公里的機場貨運路上盡是密密麻麻的出租車,一眼望不到頭,這里的出租車緩慢“爬行”準備領號進入另一個停車場等待,再通過調度進入T1、T2或T3航站樓載客。北方出租車公司司機王興輝(化名)每天都會來這里排隊,他表示,早上8點之后至少要排3個小時才能進機場,“現在收入少了,以前一個月能掙5000元左右,現在掙3000元都費勁。聽說要出新政策了,到時候政策對我們不利的話,我真要退車不干了。”王興輝說,自己身邊已經有好幾個同事退車不干了。被專車、快車搶了生意的王興輝已經不像原來那般熱衷打車軟件了。“一開始的時候,打車軟件給出租車司機很多補貼,也讓不少司機的收益增加,但現在這些軟件上,正規出租車上都接不到好活兒,好活兒全讓讓專車拿走了。”王興輝告訴記者。辭職不干,王興輝雖然有時嘴上說說,但落實到行動上,并沒那么簡單。“我還有兩年合同才到期,1萬元的押金還在公司押著,沒轍,頂著壓力干吧。”份兒錢一直是出租車司機頭頂的一座大山,在北京,雙班的份兒錢一般是每月8280元,單班的份兒錢是每月5175元。如今,專車等一系列網絡約租車的出現,逐漸成為出租車司機頭上的另一座“大山”。“專車對我們影響到底有多大,看看這個你就知道了。”同樣在機場等活兒的曾越(化名)給記者調出計價器上的累積數據,“我今天早上6點出來,到現在是13點48分,7個多小時才拉了368元,原來沒有專車的時候,我能拉450~500元左右。”曾越表示,自己以前還能找個地方休息休息,現在中午休息卻只能到機場休息。“以前我一天干夠12個小時能拉700~800元,現在干夠12個小時也就500多元。”之所以對專車不滿,曾越說還有一個因素是明顯感覺路上更堵了。“原來沒有專車之前,北京的早晚高峰堵車時間一般是從6點半到9點,但現在許多私家車都加入了專車、快車、順風車的隊伍,上路運營,堵車時間都變長了。”曾越家住大興,他告訴記者,在他家的小區里,好幾個車主都加入了專車、快車行列,一開始接活,后來獎勵少了,就開始用好幾個手機刷單。“他們拿手機搶單,然后在路上短距離空跑,跑完之后用另一個手機付一下費,然后再換另一個手機下單,一早上來來回回就能賺100多元。”曾越希望,政府加強對專車、快車、順風車的管理。“起碼要有準入門檻,北京的出租汽車駕駛員不僅要有準駕證,還有服務監督卡,還要繳風險保證金,比專車門檻高多了。”說起現狀,馮和良希望,出租車公司能降低份兒錢,再對車型作些調整。他認為,之所以專車受歡迎,除了有補貼,車型也是一個重要原因。“如果出租車的車型跟專車差不多,那乘客為什么選專車不選出租車呢?”

相關閱讀:

登 錄(請登錄發言,并遵守相關規定)

本文內容均由用戶自行上傳,贛企網已要求用戶上傳的內容不得涉及違法、違規或侵權行為。如您發現該內容涉嫌違法、違規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向我們舉報,我們會及時刪除信息。

行業資訊郵件訂閱 訂閱

訂閱我!精彩不再錯過

餐飲連鎖創業失敗的十條反思

餐飲連鎖創業失敗的十條反思

生意就是生意,需要突破一個又一個“瓶頸”,穩步增長。不能靠傳奇色彩的新聞炒作,迅速成為“名牌”,然后…

更多 >

收淘宝好评的怎么赚钱